斐靈

思念

*傘哥死亡設定

*含私設注意


如果以上都OK那我們就開始正文吧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開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靜靜的走在葉修身後,今天,是祭拜哥哥的日子,我們在一座墓前站定,葉修拿著一束祭祀用的花,然後,用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,把那束花交到我手上,自己則點起一根菸走到我的身後......

......我默默的蹲下把花放在墓前,然後看著那墓碑上的名字,神識卻彷彿回到從前,那個,哥哥還在的從前......


那一天,哥哥帶著一個黑髮少年回家,那黑髮少年說,他叫葉修。

葉修看起來跟哥哥差不了幾歲,而且聽哥哥說,他以後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

哥哥說我們沒有爸爸和媽媽,於是我問哥哥說,難道葉修也沒有爸爸媽媽嘛?

只見葉修撇過頭用頭髮遮住自己的臉,哥哥乾笑著回答「呃...葉修嘛...他是離家出走的...」「為了打遊戲。」葉修把臉轉過來看著我,低聲的說著。

「嗯...跟哥哥一樣嗎?」我歪頭拉著哥哥的衣服問道,「嗯,跟哥哥一樣是打遊戲的。」

我低頭想了想,最近很紅的遊戲是...「榮耀?」「嗯,榮耀。」葉修點點頭。

「好了好了,我們也別杵在門口了,葉修,先去洗個澡,等等吃完飯,我們三個聊聊吧。」哥哥拍拍我的頭,示意我先去餐桌,我放開拉著哥哥衣服的手,蹦蹦跳跳的往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
「......就是這樣,所以我的名字叫葉修。」我坐在哥哥的身邊,看著少年清理完後的樣子,看起來挺累的,不過容貌還算可以,比不上哥哥。

「嗯...那換我了,我的名字是蘇沐秋,這是我妹妹,叫蘇沐橙,我們兩個是孤兒,住在一起,以後你也是我們的家人了。」哥哥揚起笑容拍了拍葉修的肩,然後坐在床上的我們相視而笑。



「葉修哥你討厭!!」我把臉埋在哥哥的腿上,「欸欸這樣啊,那我再說一個鬼故事如何...」葉修把手電筒放在頭下方,使陰影更加立體,看著讓人討厭。

「葉修你夠了。」哥哥一隻手安撫著我,一隻手去彈葉修的額頭,「沒看到沐沐都嚇成這樣了啊?」

「哼,妹控捨不得啊。」葉修挑起一抹笑容,聳聳肩把手電筒關上。


最後也忘記是如何睡著的,只是在半夜突然醒來的時候,看見哥哥抱著葉修,而葉修一副好像不能呼吸很難過的樣子,我忍不住輕笑,哥哥一定要抱著人才睡的著呢。

我把頭縮回床上,不去看床下那仍兩個熟睡的人,大概明天,葉修哥就會叫哥哥離他遠點睡吧。



「行了,沐沐這樣漂亮多了,欸葉修你到底會不會編辮子啊。要這樣,分成三個,然後這個繞過去以後,這個再繞過去......」

那時我看著葉修哥因為不會綁辮子而煩惱的樣子笑了,不過,他學習力很強。



「快點這裡,磨磨蹭蹭的要遲到了!」

「欸!馬上!」

「哥!剛剛她偷拍你了!」

「知道啦知道啦你倆都快點!」

那是,哥哥帶我去上學的時候,他穿著一身白襯快步走到我和葉修哥前一大段距離,揮著手招呼我們快點。



「哥哥果然很帥,連我的同班同學都這麼說呢!」

我站在葉修哥和哥哥的中間,一手勾著一人,「欸欸,哥覺得哥長得也不錯啊。要不你以後考慮考慮?」葉修哥揚起和平時一樣的笑容,手非常自然的伸進口袋,但摸不到菸而皺眉,隨後他瞪向哥哥「沐秋,你把哥的菸藏哪兒了?」

「叫你不准在沐橙面前抽菸,說了幾遍你都不聽,只好這樣啦。」哥哥完全不畏懼的回瞪。

「啊,哥哥把葉修哥惹毛啦!」我笑著佯裝害怕的往哥哥那裡躲,哥哥一手護在我身前,一手再度彈了葉修的額頭一下。

「啊?知道啦知道啦,菸可是哥的生命啊,快說你把他藏哪兒了吧。」

「哼,回去再好好跟你算帳,還有,你別想打沐橙的主意。」

「是是是。」葉修毫無誠意的回答,摸了摸自己額前。


「行了,來,這是你們的照片。」我從一個路人手中拿回相機,把相機打開看看照片。

照片上,是哥哥一隻手勾著葉修哥的肩,一隻手勾著我的脖子笑的開朗。

我高興的兩手比著剪刀,同樣笑的開心,只是...葉修哥的表情只看著螢幕笑了一張,另一張則是往下撇頭不看鏡頭,哥哥問他當時在想什麼,他只是很認真的回答,或許之後就沒有辦法這樣了。

還記得哥哥的回答是,「嗯,也對,之後聽說要開始榮耀的職業聯賽了,到時應該夠我們忙的。」




「今年聖誕節,我們出去慶祝吧,順便慶祝我和阿修要成為職業選手的事。」

「職業選手啊...唔...我以後也要當職業選手!」我嘟起嘴雙眼認真的看著哥哥。

「好好好,我知道,不過你再等等吧。」

「呦,沐秋怕妹妹受苦啊。」

「哎,這不就擔心嗎?」

哥哥拍了拍我的頭,葉修聳了聳肩,上前一步,看向哥哥,「你這樣放不下,沐橙也會很困擾的啊。」

「說什麼呢...一想到我的沐沐以後要嫁給別的男人我就好難過啊。」

「你夠了啊。」葉修哥斜眼睨著哥哥,上前拍拍我「你哥哥為你走火入魔了啊。」葉修哥笑到,然後他再看回哥哥那邊,「好了你們聊什麼呢,別把我在沐沐內心的形象毀掉好嗎!」


......如果那個時候,我像往常一般跩著哥哥的話,是不是一切都不同了。


吱───────碰!


唯一記得的是,哥哥躺在地上,血如水一般止不住的流,然後葉修哥打電話叫救護車...剩下的,再沒有任何畫面。


「葉修哥...哥哥...哥哥他會沒事的吧。」

我拉住葉修哥的衣服,他把我摟進懷裏,然後像哥哥一樣輕拍著自己的背。

「嗯,會沒事的。」葉修哥輕輕的說著,然後,醫生說要為哥哥動緊急手術,需要家屬簽字。

葉修哥飛快的簽了字以後推給我,我也簽了字以後,就和葉修哥坐在手術室外,我不敢想像,失去哥哥以後的日子,葉修哥只是一言不發的坐著,神色焦急卻又蒼白。

......然後....時間停止了。




我回神看向那個蒼白的照片,面無表情,只是在轉身離去之時,看向了墓碑上的照片。


哥哥,我過的很好,你安心吧。

最後我勾起一點笑容,希望我們能來世再見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《全文完》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斐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