斐靈

千年

好久之前的腦洞,大概是在一年多前寫得吧(?

剛好今天生日翻到就放上來了w


「凡斯~~」在秘密基地某一處,穿著銀白色長袍的冰牙族精靈,正朝著妖師首領,凡斯撲上去。


「亞那瑟恩*伊沐洛!跟你說多少次,不要隨便撲上來,你聽不懂嗎?」正在調藥的凡斯抽抽眉角,盡可能的冷靜,旁邊是拿著咖啡看戲的鬼王貴族,安地爾*阿希斯以及已被凡斯巴頭正蹲在角落的亞那...


「凡斯,對不起..我只是太興奮了....」亞那吸吸鼻子,眸中含著淚光,見到這場景,凡斯嘆了一口氣「說吧,你又怎麼了?」凡斯一邊整理被打翻的藥物,一邊示意亞那說下去...


「恩恩,對了,我是來傳達消息的,凡斯凡斯,我們能到千年後的世界看看欸!」


亞那一改先前的憂傷,變為一種想探險的孩子心態...


「嗯?千年後的世界?那還蠻有趣的啊,凡斯,你就和亞那一起去看看吧?嗯?」依舊拿著咖啡的安地爾笑著說道。


「欸?阿希斯不去嗎?」天真的某冰牙精靈問。


「先不說去不去的問題,重點是,你要怎麼去千年後?」凡斯打理好桌面,整整儀容便坐在安地爾身旁。


「嗯?我剛剛跟無殿的扇討論好了!他說,來自千年後的某人支付了代價,而且也將時間之流的黑山君講好了,嗯....好像是提供了什麼情報吧...總之,扇他叫我回來通知你們啊。如何,去嘛~凡斯~~」亞那嘟起唇,拉著凡斯的衣袖。


「哎呀,凡斯就去吧,反正,我留下來顧家。」安地爾笑瞇瞇的看著臉已經黑了一半的凡斯,「好吧,不過安地爾,你除了顧好以外,還得把藥調好!」凡斯面無表情的看著愣住的安地爾。


「哎呀呀,好吧,你們何時出發呢?」安地爾聳肩無奈的看著凡斯跟亞那兩人,「嗯,今晚喔~扇說千年後的他會照顧我們一個月!」亞那笑的非常燦爛,一旁的安地爾笑著...不過笑的有些僵硬...一個月啊...要調多少藥啊...凡斯已經微笑看我了,哎呀真糟糕呢...


「喂~~臭小子~~」扇董事從某個陰暗角落撲了上來,冰炎抽抽眉角,一腳踹開!


「扇董事好...」漾漾在一旁禮貌的敬禮,「唉唉,果然還是漾漾小朋友比較可愛!」沒撲到人的扇打開了折扇,輕輕的搧起風來,「你到底來這裡幹嘛的!」學長忍著被打擾的怒氣,握緊拳頭問道,彷彿扇董事再不回答,他就會拿出武器揍人。


「吶吶,臭小子我問你,如果我說,有人支付代價讓千年前的亞那和凡斯過來這裡一個月,你會同意嗎?」扇笑笑的說,無視冰炎的訝異及漾漾的驚恐,他繼續說了下去「你放心,千年前安地爾不會過來。」


「所以,答應吧!」


「學..學長?剛剛扇董事是說...千年前的...那兩位嗎?」漾漾眼睛睜大到不能再大,驚訝的看向學長,「而且是今晚會過來...?」


「...對。」


「阿希斯..?你為什麼不去?」亞那在出發前,問了一句,但在還沒得到解答,便離開了..


「為什麼不去啊....等你回來後再告訴你吧,所以,你們要安全回來喔...」因為沒有興趣啊....


沒有興趣去看見未來。


「好了嗎?」「嗯!」「......」「那我要提醒你們兩位,在千年後,你們不得去試著改變過去。知道嗎?」「因為一旦改變,未來和過去都會跟著重改...」


「嗯,我知道了,凡斯一定懂的,對吧?」


「嗯。」


「那麼,我們走吧!」


------------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


「哇~這就是千年後的世界嗎!」亞那抓住凡斯的手興奮的說著。


「嗯,那麼兩位就請先前往無殿吧。」前來接應的鏡微笑說道,「好喔!」亞那眨了眨眼,和著凡斯踏進了前往無殿的移動陣內。


「學長?扇董事叫我們在這裡等誰啊?」漾漾皺眉,不是說那兩位今晚會到嗎?叫我們在這裡等是怎麼回事...等等,難道說...


「你現在才想到嗎?」冰炎環著手,穿著黑袍,「話說你都已經是紫袍了,為什麼腦袋還是一樣只會腦殘!」語畢,冰炎揚起燦爛的笑容「看來的確要在把你拖出去訓練訓練才行呢!」「學長你不是說會收回竊聽能力嗎?怎麼又...」「你的想法都寫在臉上,很好猜,看來你必須去學學夏碎的腹黑才行,不過,太腹黑也不是一件好事呢...」


學長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嘛...


「好了好了,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放閃,這樣我會很為難的。」「哇,那兩位看起來好像情侶喔,凡斯,我們也像他們一樣好不好?」


「不好!」


欸欸...這個聲音是...


「父親...」


「凡斯...?」


「嗯?啊...你是...?」亞那往冰炎的方向看過去,不意外的也看到了漾漾,「凡斯,他是...」「嗯,我的族人。」


「.....父親...」冰炎豫言又止,此時,亞那才將目光放到冰炎身上,「嗯?你和我是同一個族的精靈吧...你..」「父親,我是...你的兒子。」


「....啊....」亞那怔住,「那....你的名字是...」「學長!」「沒關係,我的名字從我痊癒那一刻開始,就不再是禁忌,父親,我的名字是颯彌亞*伊沐洛...至於最後一個姓氏,為了不影響過去,因此,我不會說出...」冰炎誠懇的看著亞那,「那,我可以知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嗎?」「這...」........於是,學長帶著他父親先回黑館了....等等,學長,你丟下我,那我怎麼辦...


「你也是妖師一族的?」凡斯鎮定的看向我,我點了點頭「是..是的,我是您的先天能力繼承者...是您的後人...」「先天能力繼承者...那照你這麼說,我的能力被分為了什麼?」


凡斯低聲的說,我低著頭「那..那個..能先回到黑館再說嗎...?」我懦懦的抽出移動符,在這裡的結界只要一層,外加這是傘董事給的,應該不會有問題的...大概吧...可是依照我的衰運..應該不會如此順利才對..哎呀!


「你如果想著不會成功那便真的不會成功,肯定自己,使用屬於你自己的力量。」凡斯收回手並甩了甩,唔...話說你為何要打我...「因為你的言靈之力已經開始有波動,若讓你繼續想下去,我想不會有什麼好的後果。」凡斯輕描淡寫的說著,他瞥了我一眼「走吧。看你的袍級已經是紫袍,對自己有點信心。」啊...「是!」掏出移動陣,眨眼一瞬間,便回到了我在黑館的房間,啊...真的成功了...


「那個..」「直接叫我凡斯就好。」「嗯,凡斯,謝謝你!」「呵...」原本以為凡斯他不會理我,沒想到,他竟是淡笑,然後摸了摸我的頭。「現在,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?」凡斯收回手後,看著我,問題...啊。


「好..好的..」我在房門下了一個結界,「是這樣的,因為不能改變過去,所以我只說重點,在您離世之後,您的力量便一分為三,傳承到後代,那三分力量分別為妖師的先天能力,也就是言靈,後天能力,也就是你所擁有的使用藥草的技術,以及...您的一部分記憶..」我看向凡斯,發現他只是緊皺著眉,不發一語。


「好吧,我知道了,那麼...安地爾呢?」


「咦...他...」


「我知道他的身分,那該死的身分...」但也是因為如此,他才放心的把秘密基地交給他守著,因為,他絕對不敢亂動,尤其是在我們不在的時候。


「那...嗯...我...呃...」欸,那我該帶他去見安地爾嗎...雖然知道現在能在哪裡找到他...


「如果不行也沒關係,就在這一個月,帶我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吧...」從那之後,凡斯除了在亞那闖禍時會訓斥一番以外,就沒再說些什麼了...


直到他們要回去的前一天,來了個不速之客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


「明天就要回去了吧...」冰炎抿著唇,亞那坐在床上,「是啊,小亞,我回去的話,一定會想你的,不過我還是想知道,為什麼你會在千年後長大呢?」亞那眨了眨銀色的眼眸,「......」冰炎垂眸,不發一語,「沒關係,我知道這不能講,只是好奇問問而已...」亞那揚起笑容,起身走到冰炎的身旁「已經很晚了,先睡覺吧!」他摸摸冰炎的頭,把他拉到床的旁邊,就在這時,突然傳來一道聲響。「哎呀呀,這不是亞那嗎..好久不見了啊..」一瞬間冰炎護著亞那,神情緊繃的盯著來人,「安地爾!你來這裡做什麼!」沒錯,來人就是所謂的鬼王第一高手,安地爾。


「放心吧,亞那的孩子,今次來這裡的目的只是來敘敘舊而已...」


「學長!」碰的一聲,住在隔壁的漾漾打開了學長的房門「喔?不錯啊,我下的結界你也能破壞了啊。」安地爾帶著玩味的眼神,舔舔唇,「放心放心,我不會帶走你學長的,今天只是來和他父親敘舊而已,凡斯的後代。」


「恕我無法信任你!」漾漾喚出米納斯,對準安地爾。


「等等。」凡斯將漾漾的手抓住,「你說你來敘舊?」「是啊,因為你們的出現,所以,我千年前的記憶變得有些清晰了啊..而且,有些地方被時間種族改掉了呢...因為很有趣所以來了。」


「不用聽他的廢話!」冰炎抽出爆符化作的長槍,「這樣啊,小亞,不用那麼戒備,讓我和他好好聊聊吧!」亞那歪著頭想了想,「但父親..」「不會有事的,不必擔心,所以,請你和漾漾去隔壁等吧。」凡斯以言靈做擔保,冰炎只好點點頭,將漾漾拉出房門...


「吶,我說阿希斯,支付代價的人...是你吧?」亞那微笑的看著站在窗邊的男人,「你為什麼這麼覺得?」安地爾勾起唇,看向不論何時都很天真的精靈,「因為你看起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你如果見到從千年前來的人,怎麼會不驚訝,就算已經知道消息,也不會如此吧。」凡斯環著手,就如同安地爾的記憶一樣,「....看來你不論何時都很聰明...的確,代價是我付的,我告訴黑山君,五次白川主的去向,因此,他答應幫我...」


「只是因為...我..很想你們,但過去已無法改變...」安地爾撇頭看向窗外,「所以,我來見你們,最後一面...好了,我的目的達到了,該離開了,不然,我就走不了..」安地爾轉身,移動陣的光芒亮起,遮住了亞那和凡斯的視線「等等,阿希斯!」亞那想抓住阿希斯的袖口,但卻已經不及「阿希斯...你支付的代價..應該不只這樣...」亞那望著阿希斯的離去的方向...咬著下唇..凡斯拍拍亞那的肩「沒用的..」


「離開吧,至少我在支付自己的能力及壽命後,能再見到你們,就已心滿意足了..千年前的事,我想無論多少道歉,都是沒用的,所以這樣的彌補,對你們來說,比較會接受吧...」


安地爾往鬼王塚走去,「就快結束了...」安地爾笑了笑,開始倒數時間,是亞那與凡斯回到千年前的時間,也是他....魂飛魄散的,最後倒數...


「要回去了...是嗎..」冰炎看著對他微笑的銀髮精靈,「嗯,是啊,有點不捨...」亞那依然微笑,只是笑容中帶著一點點的苦。


「凡斯...」漾漾眨了眨眼睛,對凡斯深深的一鞠躬,「謝謝你...」,「嗯..」凡斯勾起唇角,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
「時間差不多了,出發吧..」扇董事站在亞那和凡斯的面前,「那麼,小亞,我期待與你一起生活!」亞那離開前最後一句話,便是這樣的願望,可惜,待他們回去之後,過去,依然沒有改變,但,未來,卻改變了。


「安地爾消失了?!!」漾漾聽著友人千冬歲不知從哪收集而來的情報,無法置信的大喊。


「那..那..」漾漾愣住,「鬼族似乎因為失去一個鬼王高手因此開始搶奪地位,而比申的勢力明顯變弱了,可能最近一陣子,鬼族會因為這樣有很大的變動。」


「難道沒人知道他的下落?」


「沒有。」


就這樣,沒人知道,安地爾他,去了哪裡,也沒人知道他何時消失,曾經的雙袍級,曾經的鬼王高手,成為一個過去,現在,如同冬城的故事一樣,被流傳下去...


《完》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斐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