斐靈

季節 夏千

「吶吶,夏碎哥,明天你打算做什麼呢?」穿著小小的和服,只到夏碎腰部的千冬歲難得的拉著夏碎的衣角撒嬌。


「...明天夏碎哥就要離開了,千冬歲要在夏碎哥不在的時候乖乖的聽大人們的話喔。」


夏碎臉上雖然有著笑容,但,眼中卻只有虛偽的溫和,以及..那麼一點點的落寞。


「那..那夏碎哥會回來看千冬歲嗎?」年幼的千冬歲小聲的詢問著。


......沉默了下,夏碎笑著開口,摸了摸千冬歲的頭「恩...如果千冬歲乖的話,夏碎哥才會來看你喔。」


「恩恩,千冬歲一定會乖的,夏碎哥,我們約定好了,要來看我喔。」


就這樣,一年又一年,過了好幾個季節的遞嬗,千冬歲慢慢的從年幼的純真,改為現今的成熟,他一年又一年的期盼著那人的到來,從一開始的期盼,到希望,最後,變為絕望,之後,當初的誓言便化為虛無。


夏碎哥..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...


夏碎哥,你不是說,我是你最討厭的人嗎,為什麼..為什麼..為什麼你是我的替身,我不要..不要...


夏碎哥,現在換我照顧你了,我們雪野家,欠你們太多了,我...受你的照顧太多了...


既然主神給了我一個機會,那麼,就一定要擅加利用。


「夏碎哥你躺著,要喝水我來倒就行了。啊,笨蛇,那只茶杯還沒消過毒,不准給夏碎哥用!」


「好了,千冬歲,別和小亭吵架。」


「小亭,妳也是。」


夏碎輕輕的說著,而千冬歲和小亭則乖乖的閉嘴,但依然互瞪著對方,見狀,夏碎微笑著,請小亭幫忙泡茶,小亭蹦蹦跳跳的拿著茶杯,就這樣跑回紫荊館拿茶葉了......


「夏..夏碎哥,你..是特意支開小亭的吧。」千冬歲推著眼鏡,內心卻有一些些的高興...雖然,不是第一次,但是畢竟是哥哥,所以...沒關係。


「呵呵,千冬歲,辛苦你了。」夏碎摸著千冬歲的頭,這個情景,彷彿回到了那年,那個離別的時候...


「夏碎哥...」千冬歲低下頭,「...這次不會離開了...」夏碎輕輕的說,忽然,窗外飄來一片花瓣。


「嗯?..這是什麼..?」千冬歲看著手掌心的紫色花瓣....


「這附近有紫藤花嗎..?」千冬歲回想似的推了推眼鏡,依他的印象,從他一開始進來時也沒有,那麼..就是風之精靈帶來的。


「千冬歲,以後,我會陪你度過每個季節....不要再擔心了,好嗎?就當是我,那次未完成誓言的一個,新的誓言吧。」夏碎看著千冬歲,溫柔的笑了。


而千冬歲則愣了一下,不知夏碎為何突然說到這件事,然後又推了推眼鏡「呃....嗯。」


我,不會再拋棄你了,從我看著你流淚的那時,我就決定,不再默默守護你了,我要,正大光明的,站在你的身旁,讓你明白,你還有我。


每個季節在離去之後,又會再回來,離別的人,離去之後,並不是沒有機會再見到面,而是,你必須自己去尋找機會。


季節《完》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斐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