斐靈

全職,盜筆,特傳雜食不挑,歡迎勾搭(#
灣家人,故文章大部分是繁體(

思念

*傘哥死亡設定

*含私設注意


如果以上都OK那我們就開始正文吧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開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靜靜的走在葉修身後,今天,是祭拜哥哥的日子,我們在一座墓前站定,葉修拿著一束祭祀用的花,然後,用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,把那束花交到我手上,自己則點起一根菸走到我的身後......

......我默默的蹲下把花放在墓前,然後看著那墓碑上的名字,神識卻彷彿回到從前,那個,哥哥還在的從前......


那一天,哥哥帶著一個黑髮少年回家,那黑髮少年說,他叫葉修。

葉修看起來跟哥哥差不了幾歲,而且聽哥哥說,他以後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

哥哥說我們沒有爸爸和媽媽,於是我問哥哥說,難道...

千年

好久之前的腦洞,大概是在一年多前寫得吧(?

剛好今天生日翻到就放上來了w


「凡斯~~」在秘密基地某一處,穿著銀白色長袍的冰牙族精靈,正朝著妖師首領,凡斯撲上去。


「亞那瑟恩*伊沐洛!跟你說多少次,不要隨便撲上來,你聽不懂嗎?」正在調藥的凡斯抽抽眉角,盡可能的冷靜,旁邊是拿著咖啡看戲的鬼王貴族,安地爾*阿希斯以及已被凡斯巴頭正蹲在角落的亞那...


「凡斯,對不起..我只是太興奮了....」亞那吸吸鼻子,眸中含著淚光,見到這場景,凡斯嘆了一口氣「說吧,你又怎麼了?」凡斯一邊整理被打翻的藥物,一邊示意亞那說下去...


「恩恩,對了,我是來傳達消息的,凡斯凡斯,我們能到千年後的世...

甜點 冰漾

「漾漾~今天餐廳有出新口味蛋糕喔~」喵喵從教室外大喊著,正上完紫袍必修課程,才鬆了口氣的漾漾不經在內心哀號著....


「漾漾,課程訓練還可以吧,老師有為難你嗎?」被喵喵拉來餐廳,才剛坐下,友人千冬歲就推推眼鏡,從不知哪個角落冒出,而且直接坐在漾漾身旁。


「不公平,喵喵先來的,漾漾旁邊的位置是我的!」喵喵嘟著嘴不高興的跺腳,「你們錯了..漾漾旁邊的位置是冰炎學長的..」被稱為幽靈的萊恩史凱爾,拿著飯糰,一秒現身在喵喵的身後,陰涼涼的說著。


「.......」


「.......嗯..說的也是,那我還是坐到對面好了。」千冬歲再次推推眼鏡,然後站起身,就離開到了我的對面,就...

季節 夏千

「吶吶,夏碎哥,明天你打算做什麼呢?」穿著小小的和服,只到夏碎腰部的千冬歲難得的拉著夏碎的衣角撒嬌。


「...明天夏碎哥就要離開了,千冬歲要在夏碎哥不在的時候乖乖的聽大人們的話喔。」


夏碎臉上雖然有著笑容,但,眼中卻只有虛偽的溫和,以及..那麼一點點的落寞。


「那..那夏碎哥會回來看千冬歲嗎?」年幼的千冬歲小聲的詢問著。


......沉默了下,夏碎笑著開口,摸了摸千冬歲的頭「恩...如果千冬歲乖的話,夏碎哥才會來看你喔。」


「恩恩,千冬歲一定會乖的,夏碎哥,我們約定好了,要來看我喔。」


就這樣,一年又一年,過了好幾個季節的遞嬗,千冬歲慢慢的從年幼的純真,改為...

© 斐靈 | Powered by LOFTER